1. 树荣社区首页
  2. 值得一看
  3. 影视推荐

《中国医生在线》免费完整观看(全电影免费加长版)【1080P超清版】中字免费已完结

树荣云播 shurongyunbo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在线观看。永久免费。微信小程序免费在线观看。

在线观看链接https://shurongshequ.com/vod/297056.html

中国医生在线》免费完整观看(全电影免费加长版)【1080P超清版】中字免费已完结


=============================
最新电影1080P高清资源已更新,希望帮到你!
免费下载地址:http://www.shurongshequ.com/soba
=============================


大家好,我是甄女士。
1975年4月22日上午9时52分,在江苏血吸虫病防治研究所参观的美国斯坦福大学巴茨博士发生了意外。
他突然间感觉胸痛,之后便满脸大汗,手和脚趾都开始麻木。
不久后,他的心脏开始骤停,没有了呼吸,就连血压都测不到了。
巴茨博士患的是心肌梗死,生命危在旦夕。
这时,一位中国的医生赶到了医院,但美方却有意拒绝中国医生的抢救,他们提出:请美国的医生来救治。
就在命悬一线的时候,中国医生婉言谢绝美方派医务人员来华主持抢救的要求。
在他的努力下,几天后,巴茨博士转危为安。
一年后,巴茨博士在他的文章中写到:“中国心脏病学家们对冠心病和其后发生的心肌梗死的诊断和治疗,与西方不相上下……”

这名从死神手中抢人的医生叫陈灏珠,被誉为是“当代心脏病学之父”。

每次谈起这次的抢救,陈灏珠总是很自豪的说:我让他健健康康的工作生活了26年。

1924年11月,陈灏珠在香港的一个书香之家出生了,十多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因为高血压中风去世了。

年幼的陈灏珠当时就在想,如果医生的医术再好一些,有可能母亲的生命会延长一些。
他决定,长大后要学医。
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四年后香港沦陷。
陈灏珠便跟着父亲从香港到广东避难,这一路他们走的极不容易,白天要赶路,晚上要乘船,时时刻刻都要想着躲避日军的封锁。
在流亡中,最难的还是读书、上学。
“日本军国主义者不要我们中国人上学,不希望我们受教育。”
“日军追着我们轰炸,很多学校被炸得学生找不到老师,老师找不到学生。所以那时候,我们自己一边流亡着上学,一边还吸收了其他学校逃命来的老师同学,最后,我们不光有来借读的学生,甚至还有来‘借教’的老师。”
而这些也给陈灏珠留下了很多宝贵的财富,他说,因为当时没有教材,所以锻炼出来了快速记录笔记的能力、扎实的专业功底和不向困难低头的韧性。
1949年,陈灏珠成为上海中山医院一名医生。
整整六年间,他坚持24小时随时待岗,只要病人有任何情况需要他,他都会保证第一时间出现之前病房中。
他说:“病人的危急情况不会只在你工作的8小时内发生,所以做了医生,就是24小时工作制,这是选择做医生之前就应有的觉悟。”
1953年,陈灏珠决定以心内科作为自己的主专业。
他发现,虽然现在很多心脏病人都是风湿性心脏病,但未来冠心病的病人一定会逐渐增加。
他开始翻阅文献,了解到西方国家已经明显出现了冠心病病人增多的趋势。
陈灏珠预料的没错,三十多年后冠心病真的成为了我国最常见的心脏疾病。
但在五十年代的时候,我国对冠心病没有什么了解,都是以“冠状动脉血栓形成”来称呼,而冠状动脉血栓形成后并不都引起心肌梗死,因此用以代表心肌梗死并不恰当。
1954年,陈灏珠在老师的指导下,发表了《心肌梗死(二十九例分析和二例报告)》一文,提出了“心肌梗死”的定义。
从那时起,“心肌梗死”这一病名便被医学界所公认,并沿用至今。
当时,“心肌梗死”一提法在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陈灏珠回忆说:“因为人们很忌讳把“死”字放在疾病名称中。”
此后,他又建立了上海第一个心导管室、他和心外科医生搭档,在国内首创了左心导管检查。
完成了我国第一例埋藏式永久性心脏起搏器安置手术、第一例血管腔内超声检查......
他说:“医学领域的创新关乎生命,绝不可为了博人眼球刻意作秀,而应该完完全全为了病人。”
1973年4月23日,一位患者因为猛然间剧烈的胸痛被送进了医院。
经过医生们诊断,觉得患者患的是冠心病,但一时间却无法确认。
医生们找到了陈灏珠,他当即决定为这位患者施行中国第一例选择性冠状动脉造影手术。
但要手术需要一个可以照不同角度的X光机,但医院的仪器根本不能动,于是他就找到了一块板子,让病人躺在上面,然后沿着纵轴旋转,这样一来就解决了造影时需从不同角度拍照的难题。

于是他抓紧时间把心导管送到病人的血管中,然后注入造影剂。一个小时后,一张清晰的X光片出现在眼前,冠状动脉堵塞的情况也被精确地显示了出来。
而这次手术,也开创了我国现代冠心病介入性诊断的先河,直到如今造影手术依旧是诊断冠心病的“金标准”。
但了解陈灏珠的都知道,他从医几十年来,每一次出诊还沿用着“视、触、叩、听”最原始的检查方法。

很多人都不理解他,问他:
“现在的检查手段已经那么先进,为什么还用这样的老手段?”
他说,“心电图、超声心动图再先进,也不能代替医生问病史、做检查,因为视、触、叩、听永远是诊断疾病、把握病情的客观依据。”
“你问病史可以让患者感受到医生的温暖。”
他说,最担心的就是有的患者为了看专家门诊排了很久的队,结果好不容易看上了,医生没好好问几句就直接开化验单子,甚至连看都不好好看病人一眼。

陈灏珠说:“医生最重要的要医德高尚,对待病人要如亲人。”
“要把患者当作与你一样有尊严的人。如果把病人视作等待修理的‘机器’,那即使有再丰富的医学知识,也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好医生。”
2020年10月30日,96岁的陈灏珠在上海逝世。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内科学封面上的第一个名字,研究一辈子“心”的陈爷爷,一路走好。

原创文章,作者:mrpy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urongshequ.com/9763.html

本站提供的所有内容,都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侵删请致信E-mail:mrpyk12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