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树荣社区首页
  2. 值得一看
  3. 影视推荐

《峰爆百度云》(全电影完整加长版)网盘已完结【1280p高清中字】无删减 (2)

由于网站不能放资源,会被不定期屏蔽删除,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树荣云播 shurongyunbo 获取在线观看。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ld8NULWxazH6RQ3Sq4Ju

峰爆云》(全电影完整加长版)网盘已完结【1280p高清中字】无删减 (2)


=============================

免费下载地址:http://shurongshequ.com/soba
=============================



《峰爆》海报
腾讯《一线》作者:三禾 责编:斯强
由李骏执导,朱一龙、黄志忠、陈数、焦俊艳领衔主演的剧情灾难电影《峰爆》 已于9月17日全国上映。电影讲述了一个生死救援的故事:受全球地质变动影响,一场史无前例的地质灾害在云江县城突发,居住其中的16万人即将被吞没,以小洪和老洪父子为代表的基建人挺身而出,救人民于水火之中。
这是铁道基建人这个群体首次作为主角,出现在作品中。众多基建、救援英雄受邀出席电影首映礼,泪洒现场:片中洪氏父子面临的险境,在普通观众看来是戏剧化的时刻,于他们却是一辈子的日常。除了修建、维护铁路之外,他们还要执行隧道塌方、煤矿透水、森林火灾、抗洪抢险等救援任务,疫情期间武汉火神山医院和方舱医院的建设中也有他们的身影。
片中老洪因为工作而忽略家庭、导致与小洪之间的隔阂,也让每一个基建人感同身受。尽管与父亲有隔阂,小洪还是选择了延续父亲的道路,也成了一名基建人,并在工作中达成了父子的和解。而这样的故事,在现实中也并非个例。
在电影上映之际,腾讯娱乐与三对基建父子/女进行了深入对谈。他们的基建生涯横跨大半个世纪,见证和参与了中国铁路从无到有、从最原始的手动扳道到如今全面电子化调控、从绿皮火车到高铁的飞速发展进程。他们,以及他们背后默默付出的家人,一生都在践行着片中朱一龙饰演的洪翼舟面对前方艰险时所说的那句话:“知道,但值得。”
1、

吴良存
82岁的吴良存每天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戴上老花镜打开手机,不看别的,就看铁道兵战友群里有没有人发消息。有一天,他指着群里一张成昆铁路的照片,给女儿吴襄渝讲起了往事。
1958年,19岁的吴良存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十师49团的一名战士;1966年,他随部队调到四川峨眉,参加成昆铁路的修建。当时铁路施工机械化程度低,主要靠人海战术,挖隧道要用工具在石头里挖一个个洞,把炸药填进去,一点燃,“轰”的一声就开始由下而上地炸。每次准备点炮,大家都往外跑,就他和几个战友壮着胆子在外围看,看到不塌方就立马冲上去,把粗木头填进刚炸出来的洞。
工地如战场,成昆线“一公里一忠魂”,1300多人牺牲才换来了1083公里铁路工程的奇迹。沿路每个团都为烈士修建了一座陵园,团里的官兵光毛主席、贺龙元帅就亲自接见了两次。时隔多年,吴良存还记得那些牺牲的战友的名字:政治处副主任齐源盛、工程师吴芝富、1连副连长高德贵……至今,他每年清明都还会在儿女的陪伴下去扫墓。

吴良存全家福
1970年7月1日,成昆铁路全线通车;这一年大儿子出生,吴良存给他取名吴成昆。1972年女儿出生,吴良存正在修建襄渝线,于是女儿得名吴襄渝。1976年小儿子出生,正在修建青藏铁路的吴良存又为之取名吴青原。吴襄渝笑称:“我们这一家人就见证了中国铁路的发展史。”
但在修建完青藏铁路之后,吴良存因为多年的高原气候影响,患上了严重的肺病,于1980年被迫转业到地方政府工作,离开了一线建设。
就在吴良存转业的这一年,胡显军成为了一名铁道兵;两年后,陈元生也入了伍。40年后,在与腾讯娱乐的对话中,两人惊喜地得知,他们曾是同在青海修建青藏铁路的战友。尽管互不相识,但他们有着相同的记忆:
白天手动挖电缆沟、埋电缆干到手上起泡,晚上“两个砖头上搁一块木板、铺一张电褥子就是床”。戈壁滩漫天黄沙,每天早上起来,被子上都是厚厚的一层沙子。
吃饭要自己拉煤炭、烧炉子,高原气压低,看着锅里的水沸腾了,手一摸还是温的,面都煮不熟。常年吃不上蔬菜,部队发维生素片,但还是不够,十个手指甲都因为缺乏维生素而边缘翘起。后来,铁道兵在高原盖了蔬菜大棚,战士们才能吃到新鲜蔬菜。
水是用油罐车拉过来的,只够饮用,洗澡想都别想。要想洗澡得下到县城驻地,顶多半个月洗一次,但一群“臭小伙子”在一起,谁也不觉得对方臭……

吴襄渝
而对于大部分时候都是一线唯一女性的吴襄渝来说,驻地生活面临着更多不便。但同事们都很照顾她,借住老乡家的民房把条件最好的让给她,上厕所、洗澡也都让她第一个去。但她从不因为自己是女性就回避脏活儿累活儿,生理期也咬牙坚持。《峰爆》中的两个女性角色——项目经理丁雅珺和物探技术员卢小靳,让她颇有共鸣:她们一个运筹帷幄、勇赴一线,一个舍生忘死、拯救孩童,展现了基建人中坚强勇敢、细腻温柔的女性力量。
吴襄渝1992年参加工作,条件已经比父辈好了很多。到胡显军、陈元生的儿子胡华、陈诚——他们都是“85后”——参加工作的2000年之后,已经有了“标准化驻地”,水、蔬菜、食物一应俱全,甚至配有电视、热水器、洗衣机,“让一线员工有家的感觉”。
即便如此,起早贪黑的工作、体力活儿、隧道塌方等险境还是不可避免。胡华参与兰新高铁建设时,就体验到了父亲当年在戈壁滩上的感受:“就跟徐峥、黄渤那个电影《心花路放》里一样,百里无人区,一个集装箱往那儿一摆,就是天地之间的一方舟。”
2、
基建人在前方面对艰难险阻,家人则在后方做他们的后盾。吴良存在一线工作的22年里,全家随着他的工作辗转迁移,成昆、襄渝、青原三兄妹都是在铁路上出生、成长;胡显军、陈元生则把家人留在家乡,平均两年才回家探亲一次。
80年代联络只能靠写信,一封信寄回家要一个多星期,接到回信再一个多星期,这些信件成了他们与妻子、父母知晓彼此生活的唯一渠道,就这样过了好多年。期间因为驻地转移,还不知道寄丢过多少封。

胡显军胡华
妻子怀孕的时候,写信写得更勤一些——人不能到场照顾,关心得传达。但他们还是错过了孩子们的出生。胡显军记得,自己第一次回家抱上胡华的时候,儿子已经半岁了,“立马就撒了一泡尿在我身上,是不是报复爸爸?”父子俩相视大笑。
胡华也回忆,小时候最盼望过年,因为爸爸会带好吃的回家,有一年胡显军带回驻地特产龙须糖,他至今还记得那种甜蜜的、入口即化的滋味。这种与礼物、美食之间的关联,让胡华记忆中的父亲是陌生但慈爱的,加上他从小住在铁道兵家属院里,周围的孩子家庭情况都一样,所以父亲不在身边这件事并未对他造成困扰。
陈诚则不同。他记得小时候每到节假日出游或者开家长会,别人都是父母一起来,而他永远只有母亲,心里就很失落。
但与自己的失落相比,他看到更多母亲的操持和孤独。父亲不在家,母亲除了在供销社上班之外,还要照顾孩子和老人,家中里里外外的事务都是她一个人忙活,换灯泡、掏水管都得自己来。
但妻子们在嫁给铁道兵的时候,就准备好了要接受这样的生活。
1962年,吴良存的部队驻扎在河北保定,他被分配住在一户孤女寡母的老乡家里。寡母病重,吴良存像亲儿子一样照顾,甚至为她清洗内衣内裤。老人临终前拉着他的手,将女儿托付给这个忠厚可靠的年轻人。为了这个约定,吴良存回到部队努力工作,终于在6年后提了干,有了成家的资格,第一时间把女孩接过来结了婚,就是吴襄渝的母亲。
胡显军娶了同村的小学女同学,陈元生则是通过相亲。两人都是高中毕业就入了伍,结婚的时候已经是军人身份,“那个年代老百姓都尊敬当兵的,没有怨言。”

陈元生陈诚
陈诚记得,90年代村里富裕的邻居家装了电话,但话费很贵,2块钱一分钟。父亲偶尔会打电话过来,先跟邻居约好跟家人通话的时间,邻居再来告诉他母亲。母亲每次接到通知都很开心,早早就带自己和弟弟来邻居家等着。
而在胡华的记忆中,这么多年来,母亲只有一次表达过崩溃。那是他大学时因为交通事故导致肩颈骨折,父亲请假回来看着他做完手术就走了。母亲要工作、要照顾他,还要收集材料跟肇事者打官司要赔偿,到处奔走,心力交瘁,有一天忍不住发火:“你爸真是指望不上。”
“但她也只抱怨过那一次,更多的还是理解父亲的工作,他们俩虽然见面不多,但感情非常好。”胡华强调。
3、
看到父亲的工作如此辛苦和危险,为什么还选择做这一行?三个儿女的回答中,都提到了“传承”二字。


吴襄渝对父亲这一辈子的工作和荣誉如数家珍:带领的队伍多次被授予“铁道兵标兵仓库”称号;曾立下集体三等功;曾代表部队去北京参加会议,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曾在1969年新中国成立20周年之际受邀去北京参观阅兵式。
“他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吴襄渝说。在哥哥、弟弟都从事艺术工作之后,她觉得家里必须有人去延续父亲的骄傲,于是走上了基建岗位。
胡华原本上的体育学院,因为那次骨折,无法再进行高强度的体育训练。他想起小时候去工地探望父亲时看到的那些铁路电路,“男人嘛,对这些东西还是很感兴趣的。”于是决定试一试。他参与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和谐号铁轨的建设,“看着列车以350千米每小时的速度从面前飞驰过去,想到其中有我的贡献,太舒服了!”
陈诚的选择则更有历史传承的深意:1982年铁道兵“兵改工”,“父亲是最后一批铁道兵,我就是最后一批’铁道兵二代’,如果我不去,就没有铁道兵的传承了。”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他打电话告诉父亲,陈元生连说三遍:“我高兴,高兴,高兴啊。”
儿子从小就怕他,这点陈元生是知道的——这么多年来,不管打电话还是回家,他跟儿子所有的交流就是问作业做了吗、考试考多少、要好好学习。随着陈诚成为基建人、父子俩参与同一个项目,这种紧张关系竟意外地得到了缓解。在工作中遇到问题,陈诚会壮着胆子跟父亲争一争,“需要一些经验来完成的事情,一般还是父亲对,但也有时候是我对。”陈元生也渐渐对儿子越来越放心,罕见地开启了夸赞模式:“他办事还是很细腻的,想得很周到,可以说是心里很有数的。”
在家庭生活上,儿女们没有再重蹈父亲的“覆辙”。得益于铁道部门越来越人性化的管理,以及的进步,如今他们在驻地可以每天跟家人打电话、视频聊天,也可以坐几个小时的高铁、飞机就回趟家。

吴襄渝和丈夫蔡传洋
吴襄渝的丈夫蔡传洋也在铁路系统工作,吴襄渝特别感激“单位会尽量安排我们去同一个项目”。两人在单位的年轻人眼中是模范夫妻,“不管工程多忙,晚上吃完饭蔡书记和吴老师都会一起散步,在路灯下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有着别样的浪漫。”
再过5个月,吴襄渝就该退休了,但她已经想好了,“退休之后我肯定还得跟着我爱人接着跑。跑习惯了,我在家待不住,再跑几年吧,走到哪儿是哪儿,多带带年轻人。”
还有两年退休的胡显华、陈元生也都是这么想的,“干了40年了,肯定闲不住。”
“40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啊?”陈诚感慨。
一向严肃、拘谨、不善表达的陈元生脱口而出:“内心激情呗,要不然怎么能坚持40年呢?”

原创文章,作者:mrpy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urongshequ.com/46185.html

本站提供的所有内容,都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侵删请致信E-mail:duanyouquan123@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