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树荣社区首页
  2. 值得一看
  3. 影视推荐

电影《长津湖》 [1080P已完结] 迅雷BT完整下载 [1.45GBMp4]

树荣云播 shurongyunbo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在线观看。永久免费。微信小程序免费在线观看。

免费下载地址https://shurongshequ.com/vod/297056.html
====================

电影《C津湖》 [1080P已完结] 迅雷BT完整下载 [1.45GBMp4]


=============================
最新电影1080P高清资源已更新,希望帮到你!
免费下载地址:http://shurongshequ.com/soba
=============================



C津湖
“中国从他们的胜利中一跃成为一个不能再被人轻视的世界大国。如果中国人没有于1950年11月在清长战场稳执牛耳,此后的世界历史进程就一定不一样。”
——这是英国牛津大学战略学家罗伯特奥内尔博士在其《清长之战》的原话。
清长之战是美英军事学术界的说法,也就是我们所说的C津湖战役。
C津湖战役起初,志愿军叫咸南战役,相关的资料存在中国军事图书馆里。而陆战1师叫C津湖水库战役,因为C津湖是一个人工水库。后来,敌我双方都认可了血战C津湖的称谓。

内部资料
C津湖战役中,陆战1师一名叫波奇的陆战队员冻坏了双脚,后来被送到日本医院养伤。回国后,他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写成《在地狱中集合》一书。
书中,波奇坚称,当时的陆战1师有两个敌人:一是中国人,还有一个是严寒的天气。
波奇出生在美国衣阿华州,下雪的天气并不少见,但在C津湖他见到了令他一生难忘的大雪。
同时,还有一个十分奇怪的现象:大雪中还伴随着闪电。
波奇退伍后上了大学,在图书馆里看了资料才知道,1950年的冬天,是自1888年有记录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
C津湖战役15年后,1965年的一天,波奇第一次拜访已经成为中将的普勒——当时的陆战1师1团团长。
“你解冻了吗,中士?”这是普勒见到波奇的第一句话。
一句“你解冻了吗”,成了陆战1师官兵比死亡还深刻的记忆。

牺牲的志愿军战士,陆战5团拍摄
这是血战C津湖中牺牲的志愿军27军79师的战士,冲锋时的刺刀已经被敌人的子弹打成了两截,也不知身中几弹。
当时,79师一部攻击到了柳潭里陆战5团的团部附近。这次攻击并非夜间,而是大白天,陆战5团团长默里将警卫、参谋和后勤人员组织起来,才一时挡住了志愿军的攻击。
随后,陆战5团的一名军官拍摄了这张十分难见的战地照片。
我从美国人的陆战1师网上看到这张照片后,十分震惊,当即发给了27军仍健在的几名志愿军老兵。
没想到,北京的老兵说:C津湖战役最残酷的不是战场牺牲,而是冻亡。
烟台的老兵说:敌人是被我们打败的,而我们呢,是被严寒“冻跨”的。
一名战地记者老兵说:C津湖战役到底有多惨烈,“冰雕连”这三个字完全可以概括。
C津湖战役极度严寒的天气,没有亲历者是无法想象的。
志愿军老兵刘伯清对纪录片《冰血C津湖》的记者说:“冷到什么程度呀,讲了你都不敢信,一些战士的耳朵被冻得硬邦邦,一碰,整个就掉了,一点知觉都没有!”
志愿军9兵团与陆战1师和美7师血战C津湖,“冰雕战士”无从算计,但能称得上“冰雕连”的只有三个连队。
今天,先为大家讲述9兵团的第一个“冰雕连”——27军81师242团2营5连。

27军拍摄的冰雕连局部
1950年12月30日,C津湖战役的第4天,9兵团决定集中27军80师和81师,围歼聚集在新兴里的美7师特遣队。
特遣队由美7师31团3营、32团1营,以及炮兵57营、重迫击炮连和坦克连组成,实际超过一个加强团的兵力,我们称之为“北极熊团”。
此时的“北极熊团”,团长麦克莱恩已经阵亡,6名正副营长,1人阵亡,2人受伤,1人失踪,失败的迹象已经暴露无遗。
奉命指挥战斗的81师长兼政委孙端夫,指挥5个不满员团经过30日一夜和12月1日一个上午的攻击,接替麦克莱恩指挥的32团1营营长费思紧急决定:朝下碣隅里方向突围。
位于新兴里南侧的1250高地,是“北极熊团”撤往下碣隅里的必经之路。在此防守的81师241团,因未能及时判断敌情和改进战法,自30日夜间仍以密集队形发起攻击,结果在1250高地一线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包括2营教导员毕建保、3营营长于全玉和教导员于守恒在内,已经牺牲40余名排以上干部。
上午10点,得到了报告的孙端夫震惊之余,将目光掠过上1250高地里,落在了一座水泥桥南侧的1221高地。
这时,侦察参谋进来报告,新兴里的美军正在焚烧物资,和坦克也开到村外的公路上,美军突围逃跑的迹象已经十分明显。
孙端夫听罢,一个电话打给了242团团长丁亚:“宰掉北极熊,现在就看你242团了,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堵住敌人南逃。”
丁亚放下电话,与团政委方立凡、参谋长孙宝珍和政治部主任张孝先,马上做出部署:
2营隐蔽在公路西侧1221高地;3营占领公路东侧的1142高地,东西呼应随时准备出击;1营主力到后浦以南方向,加强阻敌,并随时回头打击南逃窜之敌。
同时,242团领导也进行了分工,方立凡在团指掌握全盘,与军师保持联系;张孝先带领1营南下后浦;丁亚和孙宝珍带轻便前指,直接指挥2营、3营战斗。
方立凡最后说:“这头北极熊已经疯了,孤注一掷想突围。242团立功的时候到了,我们千万不能大意,让它逃走了。”
丁亚心里有数,除了以上部署,早在30日下半夜,他就派出了一支尖刀部队——2营5连埋伏在了1221高地北侧,只要南逃美军一露头便可发起猛然阻击。
因此,丁亚并不多言,和孙宝珍带上通讯班朝1221高地方向奔去。
黄昏前,32团1营C连尖兵3排到达了1221高地河北面的水泥桥前。这是“北极熊团”的先头部队,带队的是排长莫特鲁德中尉。
望着被炸毁20英尺长的桥面,莫特鲁德指挥士兵呼呼啦啦蹚过冰面,冲进了对面路边一幢坍塌的房屋,隐蔽掩护后续的部队继续过河。
河南岸公路东侧1121高地附近的242团前指里,于亚用望远镜看到了这一幕,对身边的参谋长孙宝珍说:“好戏就要开始了!这条河就是北极熊的葬身之地。”
孙宝珍举起了望远镜:“只等敌人大部过河,埋伏在1121高地上的2营5连即可猛烈开火。”
不远处的242团2营指挥所里,营长谢德仲也屏住了呼吸看着河面上的动静,只等5连打响便可指挥全营出击。
这时,“北极熊团”的大部也赶到了河北岸。见水泥桥被毁,费思当即命令战斗部队过河。
片刻,仅有的两辆M-19坦克和装甲车率先冲下陡岸,负责两侧安全的32团1营A连、B连也进入了河底。
这是近在咫尺的242团2营5连,开火射击的绝佳时机,而5连阵地上却没有一声枪响。
于亚急了:“5连怎么回事?”
孙宝珍当即命令通讯员:“赶紧去2营,搞清5连的情况。”
另一边的谢德仲早就急眼了,已经带上通讯员朝5连阵地跑去。
起初,费思也担心河对面1221高地有埋伏,可看到已经过河的莫特鲁德排安然无恙,河床里的A连、B连也没有受到猛烈攻击,于是站起身来大喊:“伤兵车队,全体过河!”
费思是美第10军少有的中国通。1948年1月到1949年5月,美7师师长巴尔(中文名字巴大维)担任美国援蒋军事顾问团团长时,费思任巴尔的副官。在接近一年半的时间里,费思化大量时间研究了解放军的攻防战术,巴尔的一些举措大多来自他的观点。
这50辆拉运伤兵的车队,是“北极熊团”十分脆弱的地方,若没有这些伤兵车辆,十分熟悉中国军队战法的费思,早已带队撤进了下碣隅里。
对岸的242团2营4连、6连见最近的5连迟迟没有打响,于是不等命令就远远地用步枪和重机枪开火射击起来。
这时,谢德仲和通讯员爬上了1221高地。
起初,谢德仲还有些骂骂咧咧,可越走越觉得奇怪,越走心里越发毛。等走近了一看,齐装满员的5连竟全部冻死在简易的阵地上。
看着成战斗队形散开,手拿武器保持射击姿势,但已化作了冰雕般晶莹剔透的百余名指战员,谢德仲禁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一边的通讯员边流泪边提醒谢德仲:“营长,你别这样,你还得指挥战斗啊!”
谢德仲止住了眼泪,急忙跑到了4连、6连阵地:“打!给我狠狠地打!”
4连、6连尽管射杀了不少美军士兵,但因距离较远,“北极熊团”的伤病车队,还是驶过了冰河,重新回到了公路上。
此时,于亚和孙宝珍也赶了过来,谢德仲报告了5连的情况后,含着眼泪说:“团长、参谋长,出击吧!”
于亚虽然悲痛万分但却十分清醒,已经逼近1221高地的美军仍有火力优势,绝不能轻敌蛮干再徒增部队的伤亡。
于是命令2营南撤防御,并叮嘱谢德仲:“将敌人全部放进有效射程再打。记住,先集中火力杀伤敌人,尔后再用步兵出击。”
此夜,费思阵亡在1221高地前,“北极熊团”也土崩瓦解。
整个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成建制歼灭美军一个加强团,这是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
27军81师242团2营5连,也成了志愿军的第一个“冰雕连”。
12月1日,宋时轮收到歼灭“北极熊团”喜报的同时,也看到了27军关于“冰雕连”的报告。
铁血将军宋时轮动容了,后来电报毛主席战况时说:“战斗打响后,该连无一人站起,全连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细查尸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恩格斯曾说过:“枪自己是不会动的,需要有勇敢的心和强有力的手来使用它们。”
勇气,是军队的灵魂,是军人的首要品质!
彭德怀元帅赴朝指挥作战之际,毛主席曾说过一句话:强盗般的美帝国主义钢铁多,但他们的军队气少,我们新中国钢铁虽然少,但中国人民志气多。抓住敌人的弱点,打败他!
如今,“冰雕连”已经成为一座精神丰碑、一种文化符号,被载入了人民军队的史册,也成了中国人民乃至中华民族精神力量的源泉之一。
(下一篇为大家分享血战C津湖的第二个冰雕连。)
文字源自本人的非虚构书稿《雪白血红》,未经许可,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作者歌未央:抗战流亡史学者,文史作家,志愿军27军80师烈士后代。

原创文章,作者:mrpy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urongshequ.com/17109.html

本站提供的所有内容,都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侵删请致信E-mail:mrpyk12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