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树荣社区首页
  2. 值得一看
  3. 影视推荐

《长津湖全集》迅雷BT完整下载[1.35GB/1.78GB中字]高清资源[2500p./MKV]

树荣云播 shurongyunbo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在线观看。永久免费。微信小程序免费在线观看。

免费下载地址https://shurongshequ.com/vod/297056.html
====================

《C津湖全集》迅雷BT完整下载[1.35GB/1.78GB中字]高清资源[2500p./MKV]


=============================
最新电影1080P高清资源已更新,希望帮到你!
免费下载地址:http://shurongshequ.com/soba
=============================


1950年11月27日到12月13日,中美两支王牌军在朝鲜C津湖展开了一场世界军事史上最为惨烈的战役。零下40度的的极度严寒中,双方冻死冻伤人员超过3万人。
美陆战一师突围后,美军方共颁发了17枚荣誉勋章、70枚海军十字勋章,是美军战史上为一次作战颁发勋章最多的一次。这场决定性的战役,彻底改变了朝鲜战争的进程。
美陆战一师把C津湖之战视为其骄傲的资本,时代杂志更称其为“美军历史上无可比拟的……坚忍和勇气的史诗!”好莱坞电影《严寒17日》曾以此为背景,再现了美国战史上这场“最艰苦的战役”。
1950年9月15日,美国第10军成功登陆仁川。在多国部队南北夹击之下,釜山周围的朝鲜人民军主力遭到歼灭性打击。
9月末,多国部队攻占汉城。
10月初,多国部队越过38线,进入朝鲜。
10月19日,隶属美国第8军团的韩国陆军第1步兵师率先攻入平壤。
20日,平壤被多国部队占领。朝鲜人民军至此基本被消灭殆尽。联合国军多国部队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称,朝鲜战争将在圣诞节前结束。
然而,西方世界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悄悄地介入了这场战争。



10月24日,从东线进入朝鲜的志愿军第42军进入了黄草岭、赴战岭地区,与向北推进的韩国陆军第3师发生战斗。随后,隶属该军的第124师在黄草岭一线,与多国部队后续的美陆战一师陆战7团,进行了近2个星期的战斗。



11月7日,第124师放弃黄草岭一线的阻击阵地。美陆战一师越过黄草岭一线,进入C津湖地区。多国部队一无所知的是,志愿军42军从黄草岭撤出之后,从中国境内赶来的志愿军9兵团接替了其在东线的防务。
志愿军9兵团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兵团,隶属华东野战军,司令员为宋时轮。该兵团为华野精锐,下辖20军、26军、27军三个军,加上为朝鲜战争准备而编入的其他部队,约15万人。

宋时轮
11月初开始,20军、27军各部均隐蔽开进,进入C津湖地区。
11月26日,20军四个师和27军的3个师均进入指定攻击位置。59师、79师、89师在柳潭里周围,目标为柳潭里的陆战一师部队。58师在下碣偶里周围。80、81师在新兴里/内洞峙周围。60师在土古里和下碣偶里之间。



C津湖战役堪称人类军事史上最惨烈的战役,九兵团的战士大多来自南方。C津湖地区是朝鲜北部最为苦寒的地区,海拔在1000至2000米之间,林木茂密,道路狭小,人烟稀少,夜间最低温度接近摄氏零下40度,当年又是50年不遇的严冬。志愿军士兵穿着的都是华东温带的冬季服装,团以上干部的棉衣还没有发放。
原准备在辽阳、沈阳等地稍事休息并换装,但由于朝鲜战况紧急,20军的列车开进山海关时,总参谋部派高级参谋拦住列车,宣读了中央军委“紧急入朝”的命令。十几列火车只在沈阳稍停片刻,就继续火速开进。



停车的时候,东北边防部队看见入朝部队如此单薄的衣装大吃一惊,立即动员干部战士脱下身上的衣帽换给这些部队,但数量极少,部队停车时间极短,连当时脱下的衣服很多都来不及送上列车。这些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战士依旧士气高昂,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了鸭绿江,隐没在朝鲜冰雪皑皑的群山中。
因为美军的空中优势,白天无法行动,只能在夜间行军赶路,第一天行军中,就冻伤了700余人。志愿军每个班只有1-2床棉被,士兵休息时,将它垫在雪地上,大家挤在被子上只是保证不被冻僵,根本谈不上取暖。
美军白天掌握着制空权,九兵团本来稀少的被炸得所剩无几。志愿军辎重装备无法运送,所有重型装备都被留在后方,部队轻装携轻便火炮徒步行军。由于体力有限,到战斗打响前这些部队少至两天,多至9天没有吃上一顿热饭,有的只能靠打死的马匹和牲畜为生。在冷得浑身颤抖的时,还得靠吃冰雪解渴。



沿C津湖行进的美军部队主力,是海军陆战一师,这支部队是美国的骄傲。
陆战一师参加过太平洋战争中瓜岛和冲绳最艰苦的战斗,与日军精锐浴血奋战,所向披靡。听到美军步兵第7师已进入鸭绿江边惠山镇的消息后,这支部队士气高昂,尽管严寒出乎意料,但他们利用空投补充防寒装备,一路向北推进。
11月27日,C津湖一带开始突降大雪,气温到了零下40多度,严寒给作战和弹药补给带来了极大困难,但为了抓住美军兵力拉得分散、尚未发现志愿军集结的有利时机,九兵团果断决定发动进攻。



黄昏,在冰天雪地里已经隐蔽守候了6天,又冻又饿的志愿军九兵团向强大的“联合国军”发起了猛烈突袭。两支王牌军在冰天雪地中,展开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惨烈交锋。
志愿军仿佛是从地下冒出来一样,美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第20军和第27军的步兵们经过一夜战斗,把机械化美军陆战第一师切成了四段。
最初很多美国兵都是在睡袋里被打死或俘虏的。由于重型火炮全部未能跟进,只有少量轻便火炮伴随步兵行动,无法对迅速用坦克防护起来的美军防御阵地形成实质性威胁。志愿军携带的迫击炮炮管因受冻收缩,炮弹根本放不进去,轻机枪必须时常拨动枪机撞针才能保证随时都能打响,能用的武器只有步枪、冲锋枪、刺刀和手榴弹,手榴弹竟然成了“重武器”。



当冲锋号吹响时,被冻得快神志不清的志愿军士兵立即从雪地爬起来,猛攻公路上的美军纵队,也有很多因为卧倒时间长已经被冻死,还有许多士兵拖着被冻得坏死的腿冲锋。
完全被钢铁包裹起来的美陆战第一师和美步兵第七师的部队同样是久经沙场的王牌劲旅,老练且极其顽强。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应变能力不俗,战术也很独特。
他们将200辆坦克在几个被围地点迅速构成环形防御圈,顽强的支撑,机械化部队集中火力横扫潮水般进攻的志愿军部队。美军工兵在很短的时间里,冒着炮火迅速开辟临时机场或空投场,一些美军飞机也顶着枪林弹雨降落,后撤伤员,同时运来武器弹药和御寒装备。



美军夜间进行了顽强的防守,坚持白天再依靠强大的地空火力掩护,向攻击部队发动猛烈反扑。志愿军部队基本全是步兵,只配置了少量轻炮兵。步行翻山越岭携带的迫击炮炮弹也很有限,相对于美军的自动武器和坦克装甲车,志愿军火力严重不足。
志愿军的步兵在战斗中是不太可能得到自己多少炮火支援的,伴随步兵的志愿军炮兵只有少得可怜的弹药,因此只能靠丰富的战斗经验和顽强的战斗意志,尽可能隐蔽接近到手榴弹投掷距离,然后突然投出大量手榴弹,紧接着发动猛烈冲击。
夜幕是这种战术最好的保护伞,志愿军的士兵们能利用夜色风雪掩护,隐蔽接近公路上的美军,最大的敌人是严寒。部队毫无寒区作战经验,冻伤减员异常严重,大大超过了战斗减员。



就是在这样情况下,还一再成功突入美军阵地,但都因火力不足,冻伤严重,不能于当晚解决战斗,天亮后遭到美军凶猛的反击又不得不一再撤出。
为对付志愿军近战,美军不断向附近发射照明弹,将战场照得如同白昼。他们拼命开火阻挡志愿军浪潮般的突然进攻,大口径机枪和迫击炮配合坦克拦截远处不断运动接近的志愿军散兵线。美军士兵后来称这种不间断的拼命齐射为“疯狂时刻”,一些美军的机枪由于整夜都在连续射击,在零下40度的气温里也打得滚烫而产生卡壳。
美军炮兵迅速展开牵引榴弹炮对周围山地上的目标开火,用炮火配合飞机将志愿军可能隐蔽接近的地段反复地“犁”,依仗强大的火力压制四处冒出来的志愿军进攻部队,很快稳住了战线,争取时间建立自己的袋形防御阵地。



十个小时连续的战斗使美军的武器也达到了使用的极限,黎明时分,一些机枪发生卡壳。部分美军携带的弹药也快耗尽,志愿军的攻势却仿佛没完没了。
“只要美军火力稍弱,四处就响起冲锋号和哨声、喇叭声,又冒出凶猛进攻的中国人和横飞的手榴弹。”一些美军士兵祈祷剩下的弹药能撑到天亮空投的时候。
C津湖全线整个晚上都在猛烈的交战,第一夜战斗打成了胶着状。志愿军步兵冷静老练,遇上扫射就迅速卧倒,利用地形不断跃进。美军上尉斯比尔描述,“我们飞机和大炮的火力是相当强的,经过几十分钟压制的轰炸与轰击之后,满以为敌人的阵地已经被摧毁了,但是当我们的步兵向前冲锋夺取敌阵的时候,却遭到密集的机关枪与手榴弹回击,我们真不明白敌人那边是怎么回事。”
28日整个白天,美军都在设法打通被截断各部阵地。美军指挥官们意识到遇上了“极其强硬的对手”。



美国陆战一师终于明白再无继续推进的可能,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突出重围了。他们将航空兵和地面火力发挥到了极点,美军飞机沿志愿军可能的射击线投下大量的凝固汽油弹和高爆炸弹,简易掩体被美军炮火“翻耕”犁平。
战斗开始10个小时后,志愿军第九兵团就因非战斗减员上万人。美军整个白天发挥最顽强的进攻精神并付出重大伤亡后,依旧没有突出重围。志愿军迅速歼灭被围美军的意图也没有实现。
28日夜幕降临后,志愿军又加强了凶猛的攻势。二十七军的第八十师向内洞峙美军发动猛攻,将其指挥所摧毁,迫使剩余美军撤往新兴里。



在极度饥饿、疲乏、很多士兵被冻得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八十师的步兵们拖着冻坏的腿依旧顽强追击机械化的美军。此时第八十师已经减员三分之二。
在这种极度严寒的环境里,受伤基本等于死亡。志愿军伤员比战斗人员还多,没法全部救护。即便被救助后送,遥远的回程路上没有防寒被服,也支持不了多久。将士的体力消耗已经到了极限,很多人被冻结在阵地上。
美军将士们的耐力也快到极限了,很多美军士兵在2天的连续战斗中,仅凭借一小块巧克力支撑,还有的士兵在连续2天战斗中,用报废了好几支自动步枪,不少人被冻结在地面上,要靠敲冰或撕扯衣裤才能爬起来。但美军物资条件比志愿军优越得多。幸亏有机械化车辆,美军才得以救下部分伤员。



28日入夜后双方开始作调整了。为了集中兵力各个歼灭美军,志愿军九兵团决定首先调集绝对优势兵力歼灭新兴里的美军部队,然后转移兵力逐个歼灭柳潭里、下碣隅里的美军。此时,九兵团的26军还陷在朝鲜北部山区的风雪中,他们已经断粮而且冻伤严重,正挣扎着赶来增援。
经过两天异常艰苦的战斗后,美军才如梦方醒,发现整个部队分布在长达70公里的山沟里并被切成了数段,如不打通各袋形防御地域的交通联络,逐走当道据守的志愿军,很有可能在中国人没完没了的攻击下全军覆没。
于是,下碣隅里和古土里的美军部队,分别向第二十军第五十八师和第六十师阵地猛烈进攻,企图打开接应新兴里和柳潭里美军部队的通道。



29日拂晓,美陆战第一师部队在飞机坦克配合下来势汹汹,向下碣隅里东南角1071.1高地发起一次又一次的猛烈冲击。1071.1高地处在新兴里、柳潭里和下碣隅里“Y”字型三岔交点位置上,位置十分重要。据守高地的是第二十军第五十八师第一七二团第三连第三排,指挥员是第二十军著名的战斗英雄杨根思。
美军士兵勇敢顽强,可惜他们一头撞上了更勇敢顽强的对手。28岁的杨根思是新四军出身的老兵,参加过数十次战役战斗,多次荣立战功,C津湖战役前,他已经是著名的战斗模范和爆破英雄。
当29日上午10时,美陆战第一师发起八次冲击后,阵地上活着的人只剩下杨根思和两名伤员,所有的弹药已经打光了。增援部队尚在途中,美军又发起了第九次冲锋。
面临人员伤亡殆尽,不可能再次守住阵地的时候,杨根思最惦记的是将那挺贵重的重机枪交给后面的部队。两名快耗尽体力的伤员受命带着重机枪离开时,冒着炮火站直了给连长行军礼作为永别。当美军再次冲上阵地时,杨根思引爆了炸药……

杨根思
29日下午美军开始出败招了。古土里、堡后庄、真兴里地区的美陆战队第一师第一团1个步兵营和1个坦克营、英国皇家陆战队及韩军陆战队一部1000余人,在50余架飞机的掩护下,向志愿军第二十军第六十师富盛里、小民泰里一线阵地猛烈进攻,企图打通与被包围的下碣隅里、新兴里、柳潭里美军部队之间的联系。



对于火力薄弱的志愿军来说,离开袋形阵地运动的美军部队比固守的美军好对付得多。守卫富盛里的第二十军第一七九团这下终于逮住了机会,奋力狙击这支美军。很多志愿军士兵腰捆数颗手榴弹,仰卧在公路上,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堵住敌人的钢铁怪物。但手榴弹奈何不了坦克,却把后面的美英军步兵炸倒不少。
战斗十分惨烈,双方都不顾一切。志愿军利用黄昏对手失去飞机掩护的有利情况,对其实施坚决的反冲击,终于在入夜后将其包围在富盛里以北的公路上。



经彻夜激战,特遣队已疲惫混乱。特遣队坦克用机枪和火炮为其步兵开路,但是在志愿军的火力狙击下,特遣队步兵无法跟上坦克。坦克步兵相互脱离,最后坦克大部分突围退回古土里,而步兵分队全部被拉下。
午夜后,志愿军派出被俘的美军劝降,特遣队一名叫麦克劳林的美军少校仍幻想等天亮以后飞机来救援,企图拖延到早晨6点。但一七九团提出最后通牒,限他在5分钟内投降。5分钟时间到,一七九团立刻发起攻击,遭到猛烈攻击后,仅存的240人的特遣队残部全体投降。在这个被美军称为“活地狱溪谷”的谷地,志愿军迫使了美军一个建制部队投降。
29日14时,柳潭里的美陆战第一师部队向第二十七军第七十九师阵地攻击,并空投伞兵百余名配合。志愿军第七十九师已经伤亡惨重,但依旧击溃了美军的这次猛烈进攻。



11月30日,被冻伤的九兵团副司令员陶勇亲临新兴里,指挥第八十师和第八十一师主力和第二十七军全军炮兵,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同时向新兴里美军猛烈攻击,成功地逼近坦克和冲进美军防御圈与美国兵血肉相搏。

陶勇
次日拂晓,美军被压缩至狭小地区。11月30日13时,第三十一团长麦克劳恩上校见伤亡惨重,待援无望,用电台召来40余架飞机掩护,以10余辆坦克为先导,沿公路向南突围。
美军的空军地面引导人员乘坐装甲车,在跟随大队后撤的同时,不断引导飞机用凝固汽油弹把道路附近炸成一片火海,以阻止志愿军蜂拥接近。



尽管有些接近公路的志愿军部队陷入火海,但稍远处的部队仍向快速撤退的美军追来。 这种情景使陆战一师的美军目瞪口呆。
志愿军的第八十师和第八十一师在伤亡惨重,有些步兵团在只剩几十个人的情况下仍然不停地进攻。双方阵地混杂一团,前来支援的美军飞机无法分清下面的部队是那一方,美军炮兵也只能对远处的志愿军增援部队进行遮断射击,无法直接对特遣队进行炮火支援。在混战中,特遣队指挥官团长麦克劳恩上校被击毙。
双方所有部队都乱了建制,指挥官无法传达任何命令,士兵也不可能收到上级命令。全部战斗都成了小股人员漫山遍野的打斗和对射。在连续20多个小时的战斗和打斗中,特遣队继任指挥官费恩也被击毙。
这种近距离的混战美军难以占上风。至12月1日,美军步兵第七师3000多人的特遣队被志愿军全部消灭,第31团团旗被缴获。这是在朝志愿军第27军创造的一次歼灭美军一个建制团的范例。



12月1日,进至清津、惠山镇等地的美军开始向咸兴地区撤退,柳潭里的陆战第五团和第七团也在大量飞机坦克支援下全力冲出包围,向下碣隅里靠拢。而志愿军的冻饿减员已达到惊人的地步,战斗异常惨烈、悲壮。
坚守死鹰岭1519主峰的五十九师一七七团临时拼凑的一支部队英勇奋战,用收集来的手榴弹,铺天盖地的投向冲击的美军,总共打垮了敌人8次冲击。这片阵地上的积雪被炮火烤化,冷风一吹就又把剩余的志愿军守军都冻在泥雪中。
当美军突围行动开始后,他们中多数人腿已经冻得坏死,被结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看着美军丢弃冻坏的重装备,沿着死鹰岭山下公路向东撤退。最后这些生还者是由团指挥所和医护人员撬开冰块背下来的。



志愿军第八十一师第二四二团第五连奉命在美军撤退途中设伏。当战斗打响后,却无人站起来冲锋。已经展开战斗队形的整整一个连的干部战士,全部冻死在简易的掩体中。一百多人的连队,幸存者仅仅是一个掉队战士和传达命令的通讯员。
第六十师第一八零团二连在守卫黄草岭1081高地时全连都冻死在阵地上,许多士兵的手冻结在步枪上无法分开。这些顽强的士兵在连续几个昼夜摄氏零下40度的严寒中,没有一点热食进口,依旧静静地埋伏在冰冷的雪地里。



美军从来没有经历过在如此恶劣天气下、如此强大和持续的进攻。只有陆战一师还保持着高昂的士气,在奋力打通路线。其他的部队全部被连续上百个小时的战斗弄得疲惫不堪。所幸美军的航空兵一直在支撑周围的局面。飞机不停的连续轰炸,减缓了志愿军的追击和拦截。



由于美军航空兵的阻击,志愿军第二十六军虽然不顾一切地赶路,但山路遥远崎岖,部队陷在过膝大雪中连滚带爬地前进,又遭到美军不停的轰炸,迟至12月6日晚才挣扎着到达预定位置。
此前志愿军第六十师部队受命把从下碣隅里至古土里乃至真兴里道路上的桥梁全部炸毁,特别是下碣隅里向南到古土里之间的水门桥,以封锁美军南逃之路。
12月4日,第六十师将架在峡谷的断崖上的水门桥炸毁。被阻在桥北机械化的美国陆战一师同志愿军的步兵围绕断崖附近的制高点进行了一番激烈争夺,美军调集一大批火力才好不容易阻止了志愿军的进攻势头。



当晚气温骤降到零下40度,志愿军防守水门桥的58师172团两个连战士全部冻僵,美军才成功架起桥梁逃出。
美国空军在6日上午9时半,出动8架运输机,将8套钢制的车辙桥板和木制的车辙桥组件空投到古土里环状阵地内,当天美军的工兵就将水门桥架通。
志愿军第二十军把被美军遗弃的车辆和坦克弄到路中间当路障,并布设一些临时的爆炸物和狙击手。美军陆战第一师的工兵在坦克掩护下用推土机很快予以清除,冒着射击抢修道路和桥梁。陆战第一师机械化作业的工兵分队很快修复桥梁和道路,甚至重新修筑了迂回的简易道路。



第二天早上,美陆战第一师第五、第七团在志愿军172团两个连被冻僵的阵地旁,潮水般冲过水门桥,与先期到达的美陆战第一师师部和第一团会合。
此时,志愿军凭着双脚不停地追击机械化的美军。美军车辆在山下公路南撤,不停地与山上羚羊般奔跑追赶的志愿军步兵交火。有时掉队得只剩10多人的志愿军步兵却狂追着有坦克和汽车的上千美军。
前方志愿军58师172团冒着零下四十度的暴风雪死死卡住陆战一师两天之久,大部分战士在阵地上被冻死,只有20人幸存。其他地方虽然也有一些志愿军零散部队抄到了美军前面发动狙击,但毕竟力量太弱,没法阻止美军大批的机械化部队。



12月12日,陆战一师终于与美军第三师回合。
12月17日,美军终于撤退抵达连浦兴南港地区,在其海空军的火力掩护下,从海上撤回朝鲜南部。狂追而来的中国人保持着东方人特有的含蓄和耐性,先期到达兴南的小股部队只是用拣来的迫击炮向城内美军开火。
此时,兴南附近的山头全部在美国海军舰艇的炮火射程内,神经过敏的美国巡洋舰只要稍微发现山上有动静便进行炮击,那些美军的运输舰和驱逐舰也紧跟着开火。
其实,志愿军26和27军主力部队还在几十公里外,由于冻饿,体力消耗到了极限,官兵们靠拣食品和武器弹药,勉强支撑着追击美军。



那些掉队的美军士兵遇到这些消瘦得像骷髅一般的中国士兵后,他们没有被俘的沮丧,更多的是获救的欣喜,因为如果不找到交战的任何一方并被收容的话,是很难在冰天雪地里生存下去的。
被冻得半死的美军终于分批撤上了船,但在兴南港口堆积的大批军需物资没有时间装载撤走,于是在最后一批美军登船后,陆战队的工兵们进行爆破,这大概是二战以来,除原子弹外的最大一次爆炸,整个港口飞上了天,仓库和码头的钢梁被抛到数百米的空中。
12月24日,志愿军26军和27军先头部队终于进入元山港、兴南地区及沿海港口,整个地区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美军士兵了。至此,这场历史上最悲壮艰苦的战役全部结束。



C津湖战役的影响
C津湖之战对于整个朝鲜战争来说,影响非常深远。志愿军九兵团收复了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广大地区,将美国人彻底赶出了朝鲜东部元山平原地区,在战略态势上得了分。志愿军成功地将联合国军驱逐出北朝鲜的东北地区,扭转了朝鲜战争的大局。但此战也暴露了志愿军后勤匮乏、通信不畅、攻坚火力不足、无制空权等农业国家军队固有的弱点,在装备方面与美军差距悬殊。
对于美方来说,美国陆战1师的惊险逃生,使美国军政高层信心大增,美国海军领导层认为,C津湖战役是在其历史上最骄傲的时刻,海军陆战队重击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师团,令中国军队从前线撤回,这次突围成功,最终确立了美国继续将朝鲜战争持续下去的决心。



双方伤亡统计
美军:步7师战斗伤亡2670人,步7师下属的KATUSA战斗伤亡1602人,算上美步3师,南朝鲜首都师,土耳其旅的伤亡,东线第2次战役中的美第10军战斗伤亡达到10495人,这1万多人还都是是第10军的战斗伤亡人数,如果再计算在此期间的非战斗伤亡人数(包括冻伤)的人数,其中第1陆战师有7338人。
中方伤亡资料:根据《抗美援朝战争卫生工作总结 卫生勤务》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1988年3月第1版 第327页数据:东线九兵团3个军战伤伤员14062、冻伤伤员30732、战斗死亡7304,总减员52098(冻伤死亡不清)。

原创文章,作者:mrpy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urongshequ.com/16878.html

本站提供的所有内容,都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侵删请致信E-mail:mrpyk123@qq.com